途远4小时建别墅,革了谁的命?

  • 来源:   2018-08-14 13:21

近日,胡润百富投资途远的消息引起创投圈广泛关注。

软文.jpg

途远CEO石绍东(左)与胡润(右)合影

7月23日,胡润在杭州给途远CEO石绍东发来一段视频,视频中的胡润激情饱满,对着镜头讲了一段流利的中文:“我是胡润,今天非常开心地宣布,我们正式成为途远公司的天使投资人……”

 

可能有人会问,途远是谁?

 

实际上,途远的名字在创投圈并不陌生,作为国内低层装配式建筑供应商,于2016年3月正式亮相途家网战略开放年发布会。2011年,途家网成立伊始就布局线下业务,该部分业务发展成如今的斯维登集团,途远正是斯维登集团的核心业务之一。

 

胡润投资途远最主要的原因是途远自身基于国家政策下的战略定位。途远的主要业务横跨装配式建筑市场、乡村旅游度假市场和乡村自建房三大市场,胡润认为,途远的规划与布局非常符合市场需求与发展趋势,前景广阔,公司有机会成为超级独角兽。

 

为此,创业家对途远CEO石绍东进行了专访。通过这篇文章你将看到,途远如何把握国家政策趁势而起,如何利用其独有的BPC装配式建筑技术颠覆传统房地产行业,最终又将通过何种方式将业务拓展至全球。

2.jpg


途远CEO石绍东

风口下的装配式建筑市场

石绍东第一次接触到乡村度假市场是因为罗军——途家及斯维登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2015年9月,罗军邀请石绍东到北京,向他透露布局乡村住宿市场的意图,“乡村住宿市场,特别是乡村度假别墅市场是未来旅游的大趋势,并且市场广阔。”

 

当前,在国家“乡村振兴”等政策的推动下,乡村旅游呈现出快速增长的态势,为其提供配套的乡村住宿市场也将迎来巨大的市场。

有数据分析,至2020年,全国乡村旅游市场开发潜力约为28亿巨大客源群体,约占中国国内旅游市场的一半。如果人均消费300元,那乡村旅游收入可达8400亿元。在乡村旅游巨大的市场体量下,乡村旅游住宿也将迎来黄金发展期。

 

然而,目前我国乡村旅游住宿市场存在着环境差、产品同质化严重等问题,大大阻碍了乡村旅游的发展,装配式建筑的崛起,正好弥补乡村旅游住宿市场的需求。

 

20世纪初,装配式建筑就引起了人们的兴趣,到六十年代,英、法、苏联等国首先做了尝试。由于装配式建筑的建造速度快,而且生产成本较低,迅速在世界各地推广开来。

 

途远介入乡村市场的产品正是装配式建筑,“这种产品可以合理地利用好土地资源,而且十分环保,对土地的破坏率最小”,石绍东介绍,装配式建筑市场在政策和市场需求撬动下,将迎来风口。

 

2016年国务院发文称,“用10年左右的时间使装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的比例达到30%”;2017年住建部也表示,2020年全国装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的比例达到15%以上,其中重点推进地区达到20%以上。而当前,我国装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面积仅3%左右,目标增长空间巨大。

大3.jpg

途远旗下产品集趣1.0

4小时建成一栋别墅

在装配式建筑发展前景一片大好的趋势下,行业玩家必定蜂拥而至。可以预见,谁能在装配式建筑技术层面占据高地,谁就能在未来的红海竞争中握有话语权。

 

途远拥有一支专业的装配式建筑技术团队,其研发的BPC装配式建筑技术相对传统装配式建筑技术具有碾压式优势。

 

首先,这项技术从大PC (混凝土预制件)变成了小PC,解决了运输和安装的问题。目前,市场上很多装配式建筑商采用大PC,追求整体性,对运输车型要求很高,无形中增加了运输成本;大PC要求的施工空间也较大,而乡村的住房往往离的很近,施工不便。

 

其次,各构件连接起来快速方便,所有的构件都是标准模块,途远的BPC预制混凝土建筑技术是将建筑拆分为24个标准构件,组装起来像搭积木一样,而且可以任意组合成多种多样的造型,实现C2B个性化定制,成本却不会增加。

 

拥有这项“黑科技”,途远很快设计出一款为旅游度假定制的产品——集趣。石绍东介绍,集趣采用BPC装配式混凝土墙体结构、模块化墙面拼装体系、人性化凹槽管线分布,占地49.9平方米,建筑面积59平方米,建筑主体仅用4小时即可搭建完成。

 

石绍东形容,“我们在昌平有样板房,现场参观时看到的是一块平地和板材,到会议室坐一坐,喝点水,吃个饭,回来之后房子就建好了”。

 

不仅建设速度快,集趣的品质也有很好的保障。

 

首先,颜值高,集趣外形简约大气,落地窗视野开阔,还有创意十足的LOFT布局,外饰采用金属材质,易于打理;其次,安全性能高,集趣集防火,抗台风,抗震等多项技术特性于一身;最后,集趣内墙有保温隔热材料,节约能源75%,房屋主体BPC构件可重复利用。

 

难能可贵的是,这样一套别墅的价格十分亲民,仅12.9万元,这个价钱在一线城市都买不了一个厨房。

 

2017年8月25日,集趣正式预售并迅速走红。石绍东介绍,仅3个月时间,集趣就在全国18个城市和海外2个城市落地,而途远并没有做任何广告,“罗总提前剧透发了一条朋友圈,业内开始关注到途远有这样的科技产品”,“当时很多人都慕名前来样板间参观”。

 

目前,为适应度假产品的多样化,集趣推出2.0产品,“1.0是坡屋顶,比较适合放在森林湖泊这些地方,2.0在造型上做了一些变化,从坡顶做成平顶,可以进行联排组合,满足了人们对大空间的需求。”

 

今年3月,途远在传统建筑领域也做出了尝试,推出新中式合院“满庭芳”,“中式建筑很受欢迎,但用装配式建筑技术建造仍是空白”。石绍东介绍,合院产品占地面积202平方米,房间面积80多平方米,其余部分为园林景观。

 

这个产品很棒”,石绍东介绍,满庭芳复兴了中国人骨子里传统的院落情结,让人们记忆里的故土情怀、青砖黛瓦、庭院飞檐成为现实。据透露,有5款合院的标准户型即将推出。

大4.jpg

途远旗下产品集趣2.0联排

拥抱乡村的模式

除了装配式建筑产品,途远秉承“重塑乡村经济结构”的愿景,创立了爱心书屋、途远驿站、途远共享农庄、途远共享营地等商业模式,深入到乡村的方方面面。

 

河北省雄安新区雄县大庄村,途远的爱心书屋不仅为当地孩子带去了很多知识,也在潜移默化的培养孩子的良好习惯。

 

节假日,村里的孩子在屋内读书,一起交流,做游戏,“通过书屋的运营管理,小朋友们都能自觉有序的排队进入书屋,并在进入书屋后自觉洗手,整理好个人卫生,在阅读过程中保持书屋的安静与整洁。培养了小朋友懂文明、讲卫生的好习惯。”

 

书屋中还有很多捐赠的玩具,若是孩子们不小心损坏,将通过劳动来弥补玩具的经济损失,以培养小朋友爱护公共设施的习惯。

 

书屋附近还有一个途邮筒,孩子们可以把愿望写在卡片放进去,志愿者和游客可以帮助孩子实现一个愿望,“这个方式告诉孩子们,只要有梦想,就有实现的可能。”

 

途远对孩子的关心不局限于知识的海洋,石绍东介绍,书屋中还设置了团圆屋,孩子可以定期和父母进行视频通话,促进亲子间的交流,让一些留守的儿童也能感受到父母的关爱,拥有完整的人格与爱的能力。

 

按途远的计划,爱心书屋不只作为读书和亲子交流的场所,还应具备远程互联网培训、民宿、当地农特产品展示和销售平台等功能,但一间书屋的空间毕竟有限。于是,途远将爱心书屋升级,开创出途远驿站模式。

 

途远驿站由5栋房子组成,其中1栋做书屋,满足爱心书屋全部功能;1栋做当地农特产品展示和售卖平台,使农民可以获取农产品销售收益,另外可以通过国内首个专注于旅游特产分享的平台“途礼”将当地农特产品销往全国;另外3栋作为民宿,民宿的运营不仅为当地村子带来了乡村旅游的客流量,同时民宿的运营需要额外的劳动力,也为村民带去了额外的收入。

 

今年7月,成都市新津县县委书记唐华到雄安新区途远爱心书屋进行考察,对爱心书屋的模式十分认可,当即决定爱心书屋也要在新津县落地生根。

 

石绍东提出了“千县万村,万村童阅”计划,途远未来要在1万个村建设书屋和驿站,让小朋友拥有一个读书的空间,让老百姓获得长期稳定的收益。

 

共享农庄是途远创新商业模式的代表,在今年5月入选复旦大学《2018共享经济协同治理“十大案例”推介》。

 

2017年8月,我国允许13个城市试点集体土地建设租赁住房政策,共享农庄由此走上舞台。目前,途远共享农庄与上海、海南、贵阳、福建、江苏等省市相关政府达成合作意向。

 

具体来看,地方政府给予政策支持引导,提出需求和规划,在不改变农民土地产权归属前提下,给予资源支持和配合,途远负责共享农庄的模式设计、房屋建造和后期运营。

 

途远共享农庄的模式可以概括为“一房、一地、一产、一院”。

 

房”:以农村的闲置土地为核心,通过装配式建筑(具有快速、绿色、环保的特点)为贫困落后地区建造房屋,一方面改善农民居住条件,另一方面作为共享农庄的一个元素,将闲置的房屋通过租赁的方式提供给城市居民。

 

地”:农民亦可将土地租赁给城市居民,对于“候鸟型”庄园主可以自己耕种土地,收获农产,对于度假型庄园主,平时可以交给农民打理,支付农民管理费。

 

产”:作为共享农庄的庄园主,可获得所购买农庄当地的农特产品,吃上“自己家地里”种植的有机蔬果,农民则通过共享农庄的模式将现货变为期货,不再为农产品销售而担心。

 

院”:共享农庄的房屋建筑为低层建筑,并配以院落,让城市居民实现田园生活。

 

同时,共享农庄模式还包含“运营”和“增值服务”两大业务。“运营”是指途远共享农庄依托度假运营品牌—欢墅的运营能力,可实现途远共享农庄庄园主的全国换住服务,并可收获来自不同地域的时令蔬菜和水果,使农民的闲置土地充分发挥价值,为农民带来收益。

 

增值服务”是指庄园主可以通过途远的合作伙伴途礼将当地特产分享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农民也可以在途礼上的平台上进行当地特产的销售。

 

业内人士认为,途远共享农庄模式缓解了农村人口的单向流动状况和土地资源浪费,打通了城市居民、游客和农民的沟通渠道。

 

石绍东介绍,从上海到成都,从新疆到海南,从国内再到国外的菲律宾爱妮岛、泰国邦布里和清迈,100多个共享农庄项目将陆续落地。

 

途远高科技的装配式建筑产品和扎根乡村的商业模式,为途远带来了更广阔的市场前景,途远从成立之初就具备了技术、品牌与资本三大资源禀赋,使途远拥有更广阔的胸怀和战略性的视野,石绍东说,“我们都是有乡村情结的人,希望真正做一些有益于乡村的事情”,为此石绍东专程到云南拜访褚时健老先生讨教究竟什么方式更适合促进乡村经济的发展;到农业大学请教农民问题研究专家朱启臻教授,进一步验证途远商业模式是否真正对农民的生活带来改变,获得了朱教授的认可和支持……

 

大5.jpg

途远旗下产品满庭芳

蜂”潮来了

目前,途远的业务版图已经覆盖全国20多个省级行政区及东亚、东南亚、北美部分国家。随着业务在全国和海外遍地开花,途远将建设智能工厂,为业务扩展提供配套支持。

 

石绍东介绍,智能工厂可以节约用工70%,车间里都是机器人标准操作。未来,每个智能工厂都会配备研发中心,研发中心与北京建筑大学合作建立。

 

装配式建筑产品研发升级、商业模式不断拓展、智能工厂的落地……途远的业务体系逐渐完善、成熟。与此同时,石绍东也认识到,途远的产品和倡导的商业模式想在更广范围内推广、落地,需要众人拾柴,而不是靠一家企业单打独斗。

 

装配式建筑市场、乡村旅游度假市场和乡村自建房三大市场领域,每一个领域都存在着万亿级的市场空间”,石绍东认为,市场空间很大,但不是一个企业能独享的,途远希望让更多的有识之士加入到乡村振兴的行列中来,真正改变乡村现状,改变农民生活。

 

近期,途远启动了“蜂巢计划”,将在全球招募1000名合伙人,合伙人既可以是有意愿投身乡村振兴事业的社会人士,也可以是建筑和地产行业开发商,或者是民宿客栈经营从业者……

 

途远将和合伙人共同建立更为庞大的全球销售渠道系统,拓展途远产品的销售市场,全面辐射各区域市县及乡村,助力乡村振兴,“我们要找到合伙人跟着途远一起成长,而不是找一个区域代理商。”

 

为了合伙人能够快速开展业务,途远将为合伙人提供360度立体支持。

 

石绍东介绍,“途远会依托斯维登集团和胡润百富的品牌,为合伙人开展业务提供强势的背书,并为合伙人开放斯维登集团40000套房源的全国交换入住、别墅运营等运营支持。另外,途远还提供全产业链增值服务、建筑设计、水电设计等全周期技术支持、个性化定制以及完善的销售支持、多渠道的市场传播和全方位的供应链支持。”

 

途远合伙人可在四方面获得收益:第一,佣金返利,合伙人拓展客户并成单将获得代理服务费5% ;第二,推荐收益,成功推荐“途远合伙人”获得推荐服务费5000元;第三,团队奖励,销售团队在一年内实现合同回款总额超过1千万获得额外奖励代理服务费1%;第四,股权激励,途远首次释放公司股权,途远合伙人不仅可以享有公司的分红权益,未来还可按固定比例获赠公司股权,并通过并购和上市的方式获得几何倍的收益增长。

 

不仅如此,途远对合伙人的收益考虑也十分全面,从表面看途远的合伙人似乎是销售代理,但实际上,途远与合伙人的关系则更为紧密。除了上述提到的股权激励,真正让合伙人成为途远的“老板”,获得公司股权外,途远还为合伙人开放了供应链系统,合伙人既是加盟商又是供应商,“合伙人为途远提供屋顶、门、窗等建筑材料,家具家电、瓷砖地毯等内饰装修,凡是与建房相关的链条都可以在途远的供应链中找到,合伙人因此拥有更多的用武之地。”

 

另外,在农村自建房市场,途远率先进行革命,优先采用有施工队的合伙人团队进行建造,途远在前期只提供技术指导,以前在农村盖个房子短则半年,长则三五年,现在采用途远的装配式建筑,盖房子只需要几天时间,施工队的效率大大提升,“有施工队的合伙人可以承接途远在当地的所有项目,依托途远的品牌影响力和优质的产品,既减轻了自己开拓业务的压力,又会有更多的业务接踵而来。”

 

成为途远合伙人具有这么多的优势,也就不难想象途远的第一个合伙人是“竞品”公司创始人,石绍东介绍,“他之前把途远当做对手,所以一直关注我们,当我们的“蜂巢计划”出来后,他很认同,非常看好途远的前景,第1个说要做001号蜂巢计划合伙人。”

 

途远的“蜂巢计划”打开了招商加盟的壁垒,通过资源共享、技术共享、品牌共享、市场共享的原则,整合了建筑领域的方方面面,途远背后的斯维登集团已经是亚洲地区专注于异地不动产管理的机构,在全球拥有40000套可交换住房;而途远又将建造的链条打通,从设计研发到建造施工再到材料供应、装饰装修。可以预见,途远成为下一个超级独角兽的时间不会太久。